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见

 热门推荐:
    “轰”

    一道闪电落下,牛车外面细雨转大,雨啪啪打在油布上,风呼呼吹着,似要将牛车掀翻一样。

    在牛车内,百户坐在裴子云面前,掀开车帘向外面看去,车窗外风雨连绵,不由就说:“这节气,雨下有些不正常。”

    “是,虽说春雨贵似雨,但也下的太大了!”此时远离太子府,裴子云看了一眼窗,有点心不在焉,伸着手,似乎在空中点着。

    裴子云脸色有些凝重,装看着窗外,只是此时盯着是面前的资料框,心里很有些诧异。

    自重生得了梅花,系统一直都有触发点才会发布任务,或一些重要记忆,或已动得念头,都基本上与复仇有关。

    严格说打击璐王并不脱离复仇的范畴,可为什么不在太子说完就立刻显现?

    裴子云暗暗思虑,或有一种可能,系统在龙气集中的太子身侧也会受着影响,运算也需时间。

    这个指定的任炜是谁?

    裴子云冥思回忆,成就阴神,要寻着记忆,还不算难事,裴子云运神静思,许久才是睁开眼,喃喃:“原来是此人,只偶尔一闻。”

    任炜是原历史上璐王谋士,此人父祖在前朝都官,不过家道中落,喜经史,工诗文,屡蹶科场,年过四十,还未一第,他深感怀才不遇,去了璐王府当一个清客,璐王及位,官至礼部侍郎,只是后来被杀,不知道为了什么事。

    说实际,这些听闻实在太细碎,只是原主那时已经被囚禁,自不能多少要求。

    不过系统指出任炜,必此人起关键作用,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被关注,此时恐怕已入了任炜的眼,不过也有着一种可能,此时此人还没有显露,不受关注,没有身份。

    心里就有了猜测,不过任炜和璐王府有关,调查可以,做事还得谨慎:“这样的任务,看看奖赏!”

    “任务:帮助太子打击璐王,促使任炜离开璐王府(未完成)”

    对着这未完成一看,一股信息就传了过来:“安全吸取寄托”

    见这情况,裴子云暗暗吃惊,再凝神看去,完全没有着继续解说。

    “是原主的愿望?只奖励真是动人心。”裴子云心想:“我记忆里还有三处寄托,我就说谢成东当年为什么一路凭梅花肉身成圣,而我用着就有着反噬,原是暗藏着这个功能,此时要完成任务才可取得。”

    这时一侧百户见裴子云看窗良久没有说话,带着诧异:“解元公是在想什么事,想的这样出神?”

    “我是在想一些事情。”裴子云回过神来,淡淡说着:”太子将重任放在我身上,我深觉不安,怕完成不了太子期望。”

    “我有一些想法,还烦赵兄为我取着谏官系统中,和太子没有关系的人,以及璐王府包括清客的名单,我有着大用。”

    听着这话,赵百户盯着裴子云,似想要在裴子云脸上看出些什么,只看看不出,只得问:“解元公,可是有什么谋划不成?”

    裴子云平淡的说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现在这些事,哪里这样容易解决?我总得先了解了内情,才能办事。”

    “这容易,太子既已吩咐配合,解元公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下官就是。”百户拱手说着。

    “我要去拜见下长公主!”裴子云说,百户听得,就对着车夫吩咐:“去长公主府。”

    “是,大人。”车夫是自己人,立刻应着,转方向向长公主府而去。

    牛蹄啪啪踏在水中,不觉已看到了墙,这时雨又小了些,细雨在风中飘下,远远就可以看见宏伟的长公主府的轮廓,翘翅飞檐,矗在雨中,隔着墙就看见里面森浓似染,夹道、走廊、花篱斑驳,穿行在其中的卵石哺道,亭榭阁房都隐在烟雨中。

    裴子云在外面围墙,就可感受到树荫间鸟声啾啾,花香弥漫,心中不禁慨叹:“原本不知道长公主为什么收钱,现在明白了。”

    “本朝定制,亲王岁俸银一万两,禄米一万石。”

    “郡王岁俸银五千两,禄米五千石。”

    “公主受封赐庄田一所,计岁收米一千五百石,银二千贯,长公主特给双俸,庄田两所,年可收米三千石,银四千两。”

    “米三千石,银四千两,看起来不少,可单是这皇上赐的园子,维护起来,怕就得这个数字。”

    “还有大小上百口人用度,哪能不捞钱呢?”

    “说是皇亲国戚、簪缨之家,可还得为了钱而奔波,要是像璐王这样有实权的亲王,有许多来路孝敬。”

    “要是无职无权就一个爵位的郡王和公主,也就是维持个体面罢了,这园子是万万养不起。”

    “皇帝也知道这事,才有些默许长公主的捞钱。”

    “大人,公主府到了。”车夫自不去正面,那里太显眼了,却来到了一个角落,就对车厢说。

    裴子云掀开车帘看去,正是长公主一角侧门,形似月洞,正要下车,百户拦着:“解元公且慢,你不宜出面,还是我去去就好。”

    “劳烦了。”裴子云觉得有理,说着,百户就打伞下车,敲门,门打开,一个人露着面,百户似乎说了些。

    雨下着,风在吹着,百户在长公主侧门口一直等着,只是稍过了会,一个丫鬟过来,长公主回了话。

    百户回到了牛车之上,看着裴子云就把回帖递上:“长公主府上,办事真是麻利,一会就传了消息回来。”

    裴子云接过帖子,翻开一看,上面秀丽的字迹,写的是:“相见不如不见。”

    这是拒绝着见面的意思。

    “也是,长公主难道还能当皇帝不成,她都领了公主双俸,可以说是升无可升,赏无可赏。”

    “皇帝是亲哥,自然处境最好,太子、璐王都是她的侄子,只要她不直接介入,也没有多少问题,最多就是乖伏点。”

    “现在是皇位紧要关头,至少在明处,她是不可能表态介入,至于暗里有血亲疏也很正常,却不能明里暴露。”裴子云也不恼怒,暗暗想着。

    百户看着裴子云:“长公主不见也是可以理解!”

    听得这话,裴子云笑了笑说道:“还请把这几本书递上。”

    百户下车去,裴子云想了想:“稍等,我再写上几句话。”

    裴子云取着笔墨又写着一张纸条,夹进书里递着:“劳烦赵大人了。”

    百户笑着说:“请放心!”

    百户到门口,对门前的人说着,门前接过了几本手稿,没有耽误,又传了进去。

    府内,长公主躺在红色轻纱帐内,一个丫鬟正给捶腿,一个银盘摆着,里面切着一些瓜果,人到了门口,向门口的嬷嬷说:“嬷嬷,刚才递帖子来的人,又送着书来了。”

    守在门前的嬷嬷接过:“等着,我去将书稿送进去。”

    嬷嬷进去,到了床前低声:“长公主,刚才递帖子上来的人又递着几本书,殿下看还不是不看?”

    “哦?又递着书来?我看看。”长公主躺在床上慵懒伸了个懒腰。

    嬷嬷将四本递上,长公主伸出手拿起第一本书,掀开第一页,有一张纸条,长公主拿着一看,见熟悉的字迹:“闲暇写着一些话本,当年多谢长公主帮助,今日来到京城,特将话本献上。”

    后面则写越女剑、梁祝、聂小倩、西厢记书名。

    “没想到,他还写了几本话本。”长公主带着一些玩味笑意说,将纸条放在了一侧,掀开着书翻看几页,似要再翻着下去,突停着手叹:“不是给我看,是给小郡主看的吧,用心也良苦了。”

    心里就有一些冲动,想见上一见,理智又停住了,将书本合上,眼神里带着一些说不清神色,暗想:“太平策不错,只是你为什么要上得策给太子?”

    “皇位传递是皇家的家事,外人介入不论好坏,都很难有好下场,我作长公主,是不能见你了!”

    “长公主,话本是给小郡主递去的?”一侧服侍嬷嬷见着长公主神色有异,上前问着,带着询问。

    听着嬷嬷的话,长公主没有立刻应答,翻了翻书,叹息了一声:“书留下吧,我自己拿着去。”

    说完又吩咐:“对外面的人说,我不见!”

    “是!”嬷嬷传话,外面的人就出了去,没一会,就到了门口:“长公主说,不见。”

    百户回了话,裴子云也不意外,命着牛车回去,自己双眉压得低低,百户还以为他心情不好,也不出声。

    其实裴子云心情还不错,这几个话本,都是情情爱爱,最适宜贵族女子消遣了,给着书商,传播起来还有着难度,给了长公主,不消多少时间,整个京城的夫人小姐都读了。

    她们都读了,地方上自是风传,可以说,不需要多少时间,自己就能大大收割一片声望。

    只是话说如此,但是在思绪中还是觉得一阵烦恼,到这个世界,整整二年了,这事情一波又一波,几乎没有停息,不知道什么时能有点清静。

    “哎……”裴子云长长叹了一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