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开门仪式

 热门推荐:
    胖子将军从马车上下来了之后,马车也就正式从国王谷的南门外驶离了。

    这个时候,天都已经黑下来了。

    对于孙承欢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今天就一定要着急前往蓝蓝想要去的傀儡门的那个禁地,只是他不想掺和进去杰西卡和索万两个人之间的争夺而已。

    是啊,现在已经没有什么特别明显得外部敌人了,而更大的敌人要等很久之后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

    在此之前,正是确定到底是谁指挥谁这个问题。

    这种争斗看起来很无聊,但是却又是非常有必要的。

    两个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的人也只有通过这样的争锋,才能对彼此的能力有更深的了解。

    之前,他们都太“友爱”了……

    不过既然已经上路了,在前面领路的蓝蓝就已经是“归心似箭”了。

    它等着这一天等了有几百年了啊!

    从国王谷南门出发,他们算是真正的进入了阿斯特兰纳的国境。

    之前几天他们所在的地方严格意义上讲只能算是两国交战的缓冲区而已,算不得阿斯特兰纳真正的领土。

    果然,进入了阿斯特兰纳的感觉终于在几人这里变的真实了起来。

    之前那么长的路,除了几个小镇之外,孙承欢他们基本上就没有见过什么人烟,而从国王谷南下之后,感觉他们一直在各种小村庄之间穿行。

    因为不是专门修建给人赶路的官道,甚至比在默斯的路上的时候还有一种“我们在赶路啊”的实感。再加上也许是吃饭时间,炊烟裹着饭香一直围绕着两辆飞驰的马车。

    这就是所谓的“人间烟火”气。

    这让坐在马车上的孙承欢和艾琳两个人心情都好了不少。

    艾琳拒绝了孙承欢让她换回小孩子的样子的请求,保持着那个一身圣女装的样子,就那么在马车上休息了起来。没过多久,她居然就那么睡着了。

    这原本让孙承欢非常不便来着……

    不过就算是这样,连续紧绷了几天终于放松了下来的孙承欢也就那么在马车上睡着了。

    人虽然睡觉了,拉着车的马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

    尤其,两辆马车现在的驾驶员都是不需要休息的傀儡,所以,着一夜,马车一直不停的在飞奔着。

    ……

    这样的赶路一连持续了十天。

    有了几个根本不需要休息的傀儡负责控制马车,他们所要注意的事情只是让马匹可以休息一下就好了。因为出发的时间就是傍晚,之后马连着跑了一夜,于是,马的休息时间就变成了白天。

    而白天,刚好可以让在马车上睡了一夜的孙承欢他们下车去路边的小镇大城里面逛一逛,熟悉一下阿斯特兰纳和默斯的风格不同。

    相比默斯更多的人都住在类似米尔斯,纳泽尔这样的大城市,甚至至少也是迎遨这样的小城市里面的,阿斯特兰纳的人似乎更喜欢住在自己的田地旁边。

    零零星星的居民就这样星罗棋布的分散在阿斯特兰纳的领土上,所以,无论是小镇,又或者大城市,在规模上,都完全没有办法跟孙承欢他们在默斯的时候见过的城市相比。

    可是却也不是说就完全没有看头。

    阿斯特兰纳的城市,其实更像是“集市”。

    因为他们这一路轻装简行,绕过了几乎所有的大城市,所以他们路过的,大多都是一些小城市。

    这些小城市里面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有将近一半的地方,是给人们“赶集”的市场。

    三天一场,五天一场,根据各自城市的规模不同时间略有不同,孙承欢他们也遇到了两场。

    原本说什么也不愿意回归小女孩儿样子的艾琳在逛集市的时候,终究还是那个可爱的样子。

    不然她上街的回头率实在是太高了……

    “今天这个地方叫什么名字?怎么感觉街上的人这么少啊?”

    “这里叫做夜色镇……今天白天在镇上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就可以去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了。”

    陪着孙承欢和艾琳两个人在街上逛着的,是蓝蓝。

    最近这一段时间陪着艾琳在白天逛街的,一向都是老六,叫做妍妍的那个傀儡,一方面因为那个傀儡的性格比较活泼,看上去就像是她的排名一样,是个小孩子,虽然它从被做出来也已经过去大几百年了。

    另一方面,是因为妍妍很会讲故事。

    也许是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了几百年,又或者,它确实有某一任或者几任主人,是那种很喜欢玩的性格,经常带着它走动,它知道很多好玩的小故事……

    不过今天是蓝蓝出来的。

    因为今天晚上就要忙正事了。

    她是来夜色镇上采购的。

    一只鹦鹉,一株在奥尼卡所处的沙漠地带很常见,但是在阿斯特兰纳这个地方绝对很少见的叫做荆棘齿的植物,还买了一块一看就是赝品的玉石。

    三种不同的东西,分别从不大的夜色镇的南边,西边和北边的三个小店里采购,蓝蓝却做的驾轻就熟。

    好像就在昨天她就曾经在这些地方买过这些东西一样。

    “你买这些东西做什么?”

    “晚上用得到。”

    蓝蓝对于孙承欢的提问,回答的很是简洁干脆。

    于是,有点闷闷的孙承欢选择了回去马车上倒头睡觉……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

    孙承欢是被巴纳喊醒的。

    他们需要在到时间之前先确定好到底是谁去。

    “一起去不就是了?”

    孙承欢对于因为这个原因被提前喊醒有点脾气。

    “蓝蓝说,人只能进去一个……”巴纳则是摇了摇头,“不然禁地里会有奇怪的反应,据说。”

    “人……傀儡可以进去很多?”孙承欢愣了一下。

    “嗯,好像据说那个禁地会对活人的气息有一些反应,所以才会变成傀儡门的禁地……”巴纳点了点头。

    “……怎么听起来有点死亡魔法的味道?”孙承欢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早它怎么不说?”

    “傀儡术本来就是生命魔法和死亡魔法混合的一种咒术……”巴纳摇了摇头,“所以我其实也不奇怪为什么居然会有这样的地方成为傀儡门的禁地。现在的问题是,咱们两个人谁去啊?”

    “你去呗!毕竟你才是傀儡门真正的传人啊!我……就只是一个名誉上的门主而已。”孙承欢想了想,很认真的说到。

    “可是……这不好吧。毕竟您是门主。”巴纳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之前在国王谷的时候我就觉得了,只有您才能带给傀儡门将来的。这几天因为一直是您跟艾琳小姐在一辆马车上,我想跟您聊聊这件事,都没有机会……”

    “对了,说起这个,你不会介意我给你的傀儡安排的那个圣女教的身份吧?”孙承欢也是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我还不太清楚,傀儡门的门第之见是不是很重啊?如果你很介意的话……”

    “不介意!当然不介意!”巴纳连忙摆手,“圣女教的圣女……真的,也就是您才能想的出来这样的骗人的方式……”

    “不介意就好。”孙承欢点了点头,“所以,跟着蓝蓝去把另外两具傀儡取出来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还是门主您去比较好。”巴纳摇了摇头,“您忘了,您可以把傀儡……收起来的。装东西比我方便太多了,我要是去的话……还得扛着它们出来……”

    “……”孙承欢有点无奈的笑了,这个,倒确实是。“那你对你们门派……”

    “咱们门派!”巴纳纠正了一句。

    “……咱们门派的这个禁地不好奇吗?”

    “好奇啊!大不了明天我再跟蓝蓝去一趟就是了,但是今天肯定还是要门主您去的……”

    “这个……好吧。”孙承欢点了点头,“希望不会有什么危险。今天白天看蓝蓝买的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有点发憷,现在又只允许一个活人进去……怎么感觉我像是进去被献祭的?”

    “它要是敢献祭了你,我们傀儡门就彻底完了……”巴纳笑着摇头,“艾琳小姐肯定直接就把我杀了。”

    “这倒是。”孙承欢笑着叹了口气。

    扈从之誓,还真的挺有用的……

    跟巴纳这里聊了聊这些闲话,很快蓝蓝就出现在了孙承欢睡觉的这辆马车里。

    “走吧,出发了。”蓝蓝说的话很简洁。

    不过她的表情看上去却并不是很随意。

    有一种带着庄严的神圣感……

    “好的。”孙承欢原本还在跟巴纳那里谈笑风生的,也立刻收起了笑容。

    严肃这玩意……会传染的。

    “祝你们一路顺利。”巴纳也收起来了脸上的笑容,很诚恳的说到:“如果我们傀儡门能回复到八个傀儡……”

    “先把那两具傀儡带出来再说吧!”孙承欢打断了巴纳的畅想。

    事情肯定不会那么顺利的,就从蓝蓝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来。

    从马车上下来,孙承欢和蓝蓝两个人一起走进了他们马车停留在的这片位于道路旁边的小树林里面。

    而虽然肯定不能进去,但是又不是不能围观。

    所以,艾琳和巴纳也就跟在两人身后,一副路过的群众的样子,脸上都带着浓浓的好奇。

    今天是阴天,晚上天黑下来了之后,天上一点光亮都没有。

    再加上,又走进了树林里面。

    “在什么地方?”孙承欢有点好奇的问蓝蓝。

    “就是这里。”

    蓝蓝走了没多远,就停下了脚步。

    指了指在前方的一棵树。

    这是一棵看上去树龄应该还不到十年的一棵小树苗。

    “就在这……么明显的地方?”孙承欢一脸的荒唐。

    他原本要说的是,就在这棵树上?你在逗我?

    傀儡门不是号称上千年的历史了吗?

    不过他把这些话憋了回去。

    蓝蓝把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就拎着的那只鹦鹉从笼子里取了出来,用手抓着,放到了那棵树的前面。

    这是一只叫做“飓风鹦鹉”的比较稀有的鹦鹉品种。

    原产于位于兰古国境内的北海之滨的一片悬崖上。

    那一片的北海常年会有风暴,而且规模非常之大,这种鹦鹉,是那一片的悬崖上面唯一的生物。

    因此也被人好奇究竟有什么不同之处……

    不过被人从北海边带离之后的研究,并没有表现出来它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却因为它们乖巧的外表,温顺的性格,就这样成为了各国权贵的宠物。

    究竟是福还是祸谁也说不清。

    不过原本族群可能也就在千余只左右规模的飓风鹦鹉现在已经遍布了整个艾斯大陆,估计都有上百万只了,至少从这一面来说,它们的这个转身,也倒算是华丽。

    可显然在这里,蓝蓝是没打算把这个鹦鹉当做宠物来养的。

    当看到她把鹦鹉捧着,放到那棵树前面的时候,孙承欢想起来了刚刚他们在谈论的那个字眼。

    祭品。

    而事情,似乎正如他所料。

    那只温顺的飓风鹦鹉在蓝蓝的手里忽闪着大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这只鹦鹉就这么的从原本精神满满,变的有点懒懒的。

    再然后,像是睡着了一样。

    躺在了蓝蓝的手上。

    “它死了吗?”

    原本只是在远处远远的看着的艾琳,忽然有点不忍心了,隔着老远,大声的喊话问到。

    “没有……我没有那么残忍好不好!”

    蓝蓝一脸的无语。

    “那它怎么了?”艾琳一脸郁闷的表情。

    “就是借了一点它的力量而已。”蓝蓝有点委屈的说到,“打开傀儡门的禁地需要这三样东西,这是第一样……”

    说完,她把那只睡着了的鹦鹉,放回了笼子里。

    之后,把那棵荆棘齿拿了起来。

    跟刚刚一样。

    原本火红的叶子显示着旺盛的生命力的荆棘齿,一下子就变得无精打采了。

    然后,最后一样。

    那块一看就是赝品的玉石。

    就在蓝蓝打算像刚刚做的那样,把这块石头举起来献到树前面的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了。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那么做。”

    孙承欢,艾琳,以及巴纳,都是一愣。

    然后,一人惊,两人喜。

    “安东尼爷爷!你怎么来了……”

    那个穿着一身华丽的长袍,留着不合时宜的长须的人,可不就是大策法师,安东尼吗?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