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暗中运作(一)

 热门推荐:
    王长锁摇摇头:“没春天打坯的。春天天气越来越暖和,老天爷就会下雨,土坯被雨水一淋就不好了。要是雨下得大,还能把坯罗淋塌,坯白打。

    “秋后就不怕,冬天下雪,坯上挂不住,扫扫坯罗里的雪就行。所以,人们一般都不在春天打坯。”

    腊梅则有腊梅的打算:她知道五九年上半年大旱,没有下一场雨,打坯蛮没问题。

    盖房子是早晚的事,就是王张氏不撵,她也有意在最短的时间内给父母把房子盖起来,搬离老家,躲开王张氏的管制,让母亲过舒心的日子。

    现在事情有了变化,王张氏发了逐客令,何不借这个机会,把房子盖起来!

    至于小叔王长柱的婚事,六二年春结婚是一定的了。这两年里,说几个也是白闹腾。

    “我觉得,叔叔的对象刚吹,再介绍也得有个时间,不如劝劝奶奶,先这样维持着,等盖好房子再搬出去。”腊梅进一步劝道:

    “盖秫秸墙的棚子不好,太矮,夏天热,冬天冷不说,一下大潲雨,还不把麦秸泥全冲下来了呀?里头又灌风又潲雨,怎么住?”

    “不行,腊梅。这个说法在我这里就过不去。小弟今年二十二岁了,今年和明年定不了婚,就过了坡了。

    “要是他因此寻不上媳妇,我得愧疚一辈子。现在吹了,就得赶紧托媒人给他介绍。一说起家庭情况来,住房就是个褒贬儿。

    “我说什么也不能当这个绊脚石了。这一回,我是下了决心,非搬出去不可。就算盖不成棚子,搭窝棚也得出去住!”

    见父亲意志坚决,一时劝不进去,她又不知道这里头的回数,也只好作罢。

    一出老家的大门,腊梅的眼泪就流下来了。

    父亲说的很实际,盖房确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她不忍心让父母亲盖秫秸墙棚子。

    凭着前世记忆,她知道今年春天一点儿雨没下。但到了暑期,就大雨连连,秫秸墙绝对扛不住风雨。尤其是连风带雨,麦秸泥会从秫秸上脱落下来。

    而且还刮过一场大黑风。是今年还是六0年,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大白天对面看不见人,飞沙走石,人都被刮倒,在地上轱辘着打滚。有些危房被刮坏,屋顶被掀飞,死了很多人。

    前世里父母亲确实搬出去了,就搬到闲院儿里的那两小间儿草棚子里,一家七口挤在一起。

    哥哥就是在那个草棚子里咽的气儿。

    在那次黑风中,草棚子的顶子被吹破一个大洞,灌了一屋子尘土。当时是白天的下午,自己和姐姐在学校里,父母下地劳动,弟弟王贵勇和小妹王晓叶在老家里跟着王张氏,才没有人伤着。

    大风过后,草棚子不能住了,在邻居们的劝说下,王张氏终于又同意让他们一家搬回到老家东厢房里。

    只是从此以后,父母亲就像短了理一样,逆来顺受,再没得到过一点儿香烟儿抽。

    父亲郁闷成疾,身体极度虚弱。在六一年挖灌溉渠时,连累带饿带病,推着土车滚了坡,被自己推的土车砸死了。

    这世里如果搭父亲说的那样的秫秸墙棚子,命运很可能比草棚还惨:大风把秫秸墙吹散,把棚顶给吹翻。

    不论黑风今年刮还是明年刮,只要棚子盖上了,父亲就没了盖房的迫切性,就会一直在里面住着。就一定能遇上刮黑风。

    父亲要盖棚子暂时搬出去,也是无奈之举。自己作为一个重生者,又有一个前世今生来回穿越的空间通道,要是不帮父母亲把房子盖起来,岂不是废材一个!

    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父母兄姐弟弟妹妹们遭遇那样的风险。

    现在自己手里还有为父母亲预备的一千多斤粮食,正好可以用来盖房子。以后的日子肯定也艰难,但只要有了住的,估计吃饭问题好解决。

    腊梅主意拿定,擦干眼泪,回到自己的住处,吃了自己的那份儿饭菜,便到吴一吱儿屋里打听行情去了。

    自己终究没亲自盖过房子,不知道所需费用。把各项都了解清楚了,自己好暗中运作。

    “来爷爷(街坊辈,吴一吱儿名叫吴风来,农村里都是喊名不喊姓。)现在要是打坯,最长多长时间干透?”腊梅问道。

    吴一吱儿:“春天打坯不好,一下雨,把坯淋了就不好用了。”

    腊梅:“我是说,假如不下雨的话。”

    吴一吱儿:“怎么也得一个多月俩来月。得看天气,有风太阳又毒,干的就快;要是老阴天,也不起风,干得就慢。不过,哪有不下雨的老天爷!”

    腊梅笑笑:“咱两个人打比方说话儿,又没人给咱验证,说错了也没人追究。”

    “你要盖房?”

    “我不盖,有人要盖,让我问问白头发老奶奶。白头发老奶奶一个老太太,哪会知道盖房的事?我就问你来了。”

    “神家什么不知道!”

    “不见得,她已经是白发苍苍了,我不忍心问她。来爷爷,这时候砖有处买去吗?”

    “有。有的村里开着砖窑,也好买。”

    “多少钱一块儿?”

    “二分钱一块儿,老行市了。”

    “那,三间北房两间耳屋,得多少坯多少砖?”

    “坯得用五、六千个,砖两千来块儿。”

    “铺房顶的东西呢?如麦秸、秫秸、苇箔什么的,这些有处买去吗?”

    “麦秸、秫秸好办,要是他是这一弯儿里的人,队里有规定:谁家修房盖屋,可以先向队里借,记着账。

    “苇箔可以买,也可以买来苇子自己打。比如,要春天盖房,在秋后打坯的时候,就把苇子买来,冬天没活干,就在家里自己打苇箔。或者请人编八。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盖房是一个浩大的工程,要准备两、三年才能盖。可不是一句话的事。”

    一老一少正说着,王馒头闲坐着来了。见两人说的热闹,问道:“说什么嘛呢你们,这么热闹?”

    吴一吱儿:“腊梅问盖房的事哩,我给她说了说。”

    王馒头:“今年盖房可是个大好时候,除了砖是固定价格外,木头门窗铺材都便宜,比往常三停儿能省一停儿。”

    腊梅:“为什么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