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7章香象渡江

 热门推荐:
    “蓬——”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潮水席卷,浪拍九天,在这刹那之间有着一条浩瀚无垠的大江跨空而来。

    而这条浩瀚无垠的大江瞬间扩张,一下子遮蔽了天地,淹没了万域,只见一个浪花拍起,就可以高高地把天宇中的银河星宇拍了下来。

    如此浩瀚无垠的大江似乎它是万界第一江,任何人穷其一辈子都无法跨越,都无法渡过,这样的大江是一下子隔断的一切。

    在这样浩瀚无垠的大江之中,不论是任何人都感觉自己渺小无比,那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浪头拍过来,都会把自己一下子淹没,把自己的世界淹没,任你怎么样挣扎都没有人,那怕你是真神,在如此一个浪头之中也算不了什么,也会瞬间被淹没得无影无踪。

    “这是什么——”看到如此浩瀚无垠的大江,不少人都吓了一大跳,在这样淹没世界的大江之中,任何人都心里面发毛,只要这样的大江一卷,那怕是小小的一个浪头,都可以把百万大军卷入其中,一下子全部淹死。

    “哞——”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兽吼响起,这一声兽吼响彻了万域,响彻了九天十地,在这样的一声兽吼之下,天宇上的群星都簌簌发抖,似乎随时都会掉落一般。

    在这个时候,只见有着一个庞大的影子出现在了大江之上,“哗啦、哗啦”的水声响起,这庞大无比的影子开始横渡大江。

    这个庞大的影子乃是一头巨象,这头巨象全身洁白如牙,散发出了神圣的光芒,特加紧是它身上的花纹,更是星光璀璨,宛如它的身躯是由星辰天干所加构而成的一样。

    那怕大江淹没天地,淹没了世界,那怕惊涛骇浪可以浇熄太阳,拍碎星辰,但是这头巨象依然渡江而来,不论是浩瀚的大江,还是滔天的巨浪,都无法影响到它。

    巨象一步一步走来,稳如磐石,而且一步一步走来,宛如让人听到了“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似乎巨象的每一步都有着无量重的力量一样,在这样无量重之下,不止是可以踏碎世间的一切,也是可以镇压世间的一切,这样的重量是没有什么东西,没有什么存在可以承受的。

    “香象渡江!”看到这一幕,有大教长老尖叫一声,说道:“武祖十二式之一!”

    “香象渡江,武祖十二式!”听到这话,众多人都不由抽了一口冷气,特别是在这无量重的镇压之下,所有人都难于喘过气来,就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肩上被十万座大山所压着一样,要把自己的脊梁压断,而且更为恐怖的是,这样的重量他们无法去抵抗,无法去承受。

    香象渡江,武祖十二式之一,熟悉朱襄武庭的人都听过“武祖十二式”,这是朱襄武庭最强大无匹的功法,乃是由武祖所创,传说是武祖一生中最巅峰的绝学。

    在过去的漫长时间里,朱襄武庭的“武祖十二式”曾经横扫九天十地,很多人连一招半式都未能接得下来,更别说是接下十二式了。

    后来朱襄武庭的“武祖十二式”失传,仅仅只残存五式,而在朱襄武庭中能修练这五式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而追风神妪则是有资格修练这五式的人之一。

    “香象渡江!”就算是大教老祖,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武祖十二式”中的“香象渡度”,当亲眼所见“香象渡江”的威力之时,他们也一样被震撼了,“武祖十二式”并非是浪得虚名,的确是如此的恐怖。

    这样的一式特别是由追风神妪这种拥有八重天实力的真神施展出来了,那就更加的强大,更加的恐怖了。

    “砰——”的一声响起,香象一足踏下,就好像是一尊无上存在一足踏下一样,听到“喀嚓”的崩碎之声,大地都出现了一条条的裂缝,在这样的一足之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脆弱,那怕你是一尊真神,被这一足踏来,那也是一下子成了肉酱。

    见香象渡来,在这个时候,大家都毛骨悚然了,大家都不由看着李七夜,这样的力量只怕不是李七夜所能承受的吧。

    “可惜,只学到皮毛而已。”李七夜笑了一下,刹那之间,他的双目变得无比璀璨,一双眼睛宛如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星宇,光芒闪烁着,可以照耀着无穷无尽的空间。

    “无上——”就有在刹那之间,李七夜口吐真言,他散发出了光芒,在这刹那之间,所有人都恍然听到了“咚”的一声心跳,似乎是有一颗道心跳动了一下而已。

    这就样仅仅的跳动了一下,那就完全足够了,“咚”的一声心跳声中,似乎一切都灰飞烟灭了,似乎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拟构的世界,天地初开,万物新生。

    就在这刹那之间,在这个世界的尽头走出了一尊至高无上的身影,这个身影俯视万物,掌执乾坤,只见他矫健无双,举止之间带着无上的武意,那随便的一步踏出,也便是至高无上的武道,在一举一动之间,也是绝世无双的武道韵律,在这里,他才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武祖——”看到这样的一个至高无上身影,追风神妪都尖叫一声。

    听到追风神妪的话,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武祖,这是何等的存在,这可是朱襄武庭宾始祖,真正的无敌,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这,这,这真的是武祖——”有一位道统老祖也不由骇然失色,也不由尖叫一声。

    虽然他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武祖,但却见过朱襄武庭所供奉着的武祖画像,眼前这个武神和画像是一模一样的。

    追风神妪也一样没见过武神,她也一样见过画像,所以,一看到这至高无上的身影之时,一下子被吓得懵了。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这刹那之间,武祖出手了,只手挽天地,一条大江轰然而至,这一条大江瞬间冲毁了日月星辰,冲毁了三千世界,在这世界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条大江更加浩瀚了。

    在此之前,追风神妪的大江已经足够浩瀚无垠了,但现在与武祖的大江相比起来,那也只不过是潺潺而流的小溪而已。

    “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巨大无匹的巨象渡江而来,横跨天地,这一头巨象那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一脚踩下,一颗颗星辰粉碎。

    至于追风神妪的巨象与它相比起来,那只不过是刚刚出生的小象而已,脆弱得不堪一击,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香象渡江。”看到这样的一幕,所有人都懵了,所有人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武祖出现了,那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现在武祖一出手,也是与追风神妪一模一样的武祖十二式之一“香象渡江”,而且这一式“香象渡江”不知道比追风神妪的强大多少百倍、强大多少千倍,它更加奥妙,更加无穷……

    事实上,不止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就是追风神妪她自己都懵了,她都不知道这一切是真是假。

    “幻象吗?”有道统的老祖不由喃喃地说道,都觉得这不应该是真的,皆竟武祖早就不在了,早就没有人见过他了。

    本是盘坐疗伤的武冰凝在这个时候也是看得目瞪口呆,她都以为自己眼花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砰——”的一声巨响,武祖的香象渡来,一足踏下,瞬间把追风神妪的大江踏得粉碎,听到“呜”的一声悲鸣,只见追风神妪的香象在一声惨叫之下,也是被一足踏成了肉酱。

    “不是幻象!”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骇然,才明白这不是幻象,这不是假的,这是真实的。

    “轰”的一声巨响,天动山摇,武祖的香象一足踏下,向追风神妪踩去,在如此恐怖的重量之下,追风神妪根本就无法抗挡,根本就无法去抗衡。

    “手下留情——”看到一足踏下,追风神妪就要被踩成肉酱了,武冰凝不由一惊,大叫一声。

    虽然武冰凝不喜欢追风神妪,也与之为敌,但她终究是他们朱襄武庭的老祖。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追风神妪,被一足踩在了地上,鲜血狂喷,一下子被镇压在那里,动弹不得。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响起,武祖消失了,香象渡江也消失了,只见李七夜风轻云淡地站在那里,他身上的光芒也随之消失了,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一时之间,所有人回不过神来,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武祖突然出现,一招“香象渡江”就击败了追风神妪,然后又一下子就消失。

    这样的一幕如梦如幻,如果不是看到浑身是鲜血的追风神妪被镇压在那里,大家都会认为这只不过李七夜所幻化出来的一个幻象而已。

    但,这不是幻象,那是什么东西呢?没有人说得上来,因为这不是功法,也不是招式,一切都那么的玄奥,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