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

 热门推荐:
    天龙门此次派出门下三名二代弟子,皆是玄门中一等一的剑侠;其中一个专炼霹雳雷鏜,名曰裴震。那霹雳雷镗乃是至罡之物,左手雷神锤,右手玄天盾,即可攻守皆备,又可做玄门飞剑使用。每用雷神锤锤击那玄天盾一下,江中立时天雷轰鸣,锤声大作,刹那间便有雷闪向苏年生霹去!

    飞旋在空中那削瘦之人,乃是天龙门下最有前途的弟子,江湖中人称“剑雨仙灵”干休,此人早已炼成雨花神剑,正跃然空中,飞射的剑气顿时铺满了江面,向白发道人攻来!

    还有一人,双腿齐膝而断,此人也是天龙门众,唤作半身仙魔独孤陌,却不知用什么方法御行江空之上,只见他极速的用手中双刃弯刀向江面下划去,顿时江面满是黄光交织,剑气横飞,将独自踏浪而至的苏年生围在剑气之中!

    苏年生毫不惊慌,胜算早已豁然于胸。只见他双手托天,运转身周浑厚的周天,那纯阳之气骤然而出。他自幼便跟随火麟真人学道,一生未染红尘情事,凭借自己几十年的纯阳之躯,却相反的炼就了这至阴至寒的神功道法。那阳气爆射出来,顿时化作瀑布状,拖着冗长的流星般的慧尾,席卷于江面之上!

    此时正值盛夏,江上阳焰燥热,李浩在船中见师傅出手后,顿觉黄龙江上水汽一片,清爽怡人,忙凝神向那天龙门的三人望去。

    只见裴震手中霹雳雷镗震出的雷闪,一沾那飞卷的瀑雪,蓦地没了踪影,自己忙举起玄天盾来阻挡,那剑瀑劲势极厉,猛烈的冲击着那玄天盾,裴震用尽身周丹元,却感难以与之向抗,忙闪身躲过这剑瀑的攻击,那盾牌转眼间便被雪瀑般的剑气吞噬殆尽,化为无形!

    那干休一见苏年生出手,顿时向二人大声喊道:“你们小心!这是白发道人的‘雪花剑气’,切莫被这剑气所伤!”说着极其飞速的舞动手中的仙灵剑,铺天盖地的剑雨纷纷向苏年生斩杀过去!

    苏年生被那独孤陌施下的剑光所困,扬手便向江空洒了去,却见星星斑斑的雪点往那交织的黄光坠去,那罗网般的剑阵缓缓地被那些雪点所化,转眼间江上恢复如初。苏年生回头见干休的剑雨纷然而至,也不闪躲,操纵那雪花剑瀑,瞬时剑瀑化为漫天飞旋的剑气,将那些剑雨一一斩碎!

    裴震见自己的法物玄天盾被毁,顿时心生恼怒,手持雷神锤,向苏年生砸将过来,苏年生闪身躲过,江水轰然一声巨响,被那神锤的气劲锤出一道水柱,那江水直直的被震出了十来丈高,而后便哗然下落,水中立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漩涡来!

    苏年生见裴震神锤来势凶猛,不等他施出下一击,舞动衣袖挥掌而出,便是他平生又一绝学之技“涉水神剑掌”,急速的飞攻裴震而去!

    那裴震正要施下神锤,忽见空中一股透明的掌印向自己按捺而来,想闪躲早已来不及,那玄天盾也已毁在苏年生的剑瀑之下,心中豪气顿时生发而来,催动丹元真气,想生生的接下这名闻天下的白发道人一掌之击!

    却见那神剑掌印飘然而至,“啵”地一声,发出如水球爆裂开来的声响!那掌印爆在裴震的身上,劲气顿时蔓延开来,却见裴震被那掌劲击飞,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旋着向自己船中的帆桅上跌去,“喀嚓!”将那船中的桅杆撞成两截,自己也跌落船板之上,不省人事。

    苏年生完败裴震,只是电光火石间的事,那干休与独孤陌还来不及出手施救,便见裴震远远的被击至船中。干休眼见苏年生连破三人的玄门道法,心下不由得大怒,忽使出生平的绝学杀手锏来,想将苏年生击杀当场!

    只见干休催动法诀,贮息丹元,将手中的仙灵剑抛向空中,那仙灵剑飞悬到空中,骤然化作千万把剑身来,如骤雨般袭斩苏年生!苏年生正欲施法抵挡,忽地从江中那漩涡中升出一道水墙,将苏年生围困在水墙之中。

    苏年生正想从水底遁出,却发现便是连脚下也是这水墙的领域,早已没有办法脱身。正是那排教的廖化所施展出的御水之术。

    那独孤陌见状,飞速地将双刃弯刀抛江而去,那双刀一入江水,蓦地黄光大作,在水墙外又形成了一股强劲的剑阵,纵是苏年生再是手眼通天,也难于从这两层包围中脱身!

    那干休见了,忙催动漫天的剑雨,那些仙灵剑飞旋着射向那曾水墙之中,急速的在里面飞舞着,瞬间白发道人的身影便被那万千柄剑光笼没不现。

    李浩在船中看的真切,见师傅身处险地,正要飞剑而上,想助苏年生脱身,却见乐心慈在一旁将他拦了下来,随即微笑的说道:“请师弟莫要心急,我们且在此观看便可。”李浩不解,乐心慈随即指着那水墙内让李浩凝神观看。

    李浩忙向那水墙内望去,却见那领域内都是旋斩的仙灵剑,只能隐约的看到苏年生的身影,以为师傅早已被那些剑气所戮,心中正大急,忽然看那剑气中闪出一道雪亮的光瀑来,顿时水墙内的仙灵剑被那光瀑所卷袭,纷纷碎落在施法人的水墙领域内。那雪花剑瀑破壁而出,将廖化与独孤陌的两重困壁斩出一道裂隙,瞬间便尽破三人的围袭!

    一声冲天的巨响,苏年生挟雪花剑瀑从领域内冲出,只见他盘膝坐在那剑瀑之上,眨眼便冲到独孤陌的身边,那独孤陌万万没有想到这白发道人先冲自己而来,急急的收回双刃弯刀防御,却见那剑瀑强劲的卷袭而来,顿感一股强烈的剑锋扑面而至,忙向后跃去,但那剑瀑比他的身形还要飞速数倍,立时将他斩落江中,生死不知。

    干休见自己的同伴接连被他击败,便心中生出一计,施动剑雨,向苏年生身后的船乘席卷而来,苏年生不及阻止,那漫天的剑雨便要斩杀船中的李浩等人。

    忽然红光冲天,一道霞光破船而出,游弋在船乘的上方,将那强劲的剑雨卷落,正是船中的乐心慈出手了。原来乐心慈见师叔将那独孤陌斩落于江,心中忍不住为他的神功道法喝彩起来,却见这干休忽然偷袭自己的乘船,便在身后飞出那神器“赤霞珠”,将船中众人防御住!

    那干休见偷袭不成,忙纵身跃到空中,向苏年生大声喊道:“白发道人!我等不是你的对手,等他日相见,再向前辈讨教一二!”

    苏年生收了剑瀑,跃然回到自己的乘船,也高声对干休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并没有斩杀你那同门,快快下水将他打捞上船吧!哈哈哈!”

    那排教的廖化见大势已去,忙拈了避水法,跃入江底,将那独孤陌救出,随即与干休返归自己的船上,向黄龙江远处驶去了。

    李浩看着那些船帆远去的影子,对苏年生说道:“师傅,这些人若是等你走后,仍返回此地,再截杀我玄乙门人,却又怎生是好?”

    苏年生笑道:“只斩去他们的羽翼便可。”李浩闻听,含笑于心,顿时跃到阻挡自己船身的巨木上,蓦地飞剑而出,那飞剑连月来被夏侯商与师傅淬炼的剑气暴涨,眨眼便向那几艘船帆刈去。

    只听远帆处连连咔嚓声大作,那船中的干休等人想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只有站在船头高声大骂起来。随即只能让船中众人以桨行船,费力的回去修补帆桅了。

    李浩截断帆桅,收了飞剑,与苏年生等人在船头大笑。乐心慈恭敬的对苏年生说道:“师叔神功盖世,简直不下我师尊真人,真是让心慈羡慕非常!”

    苏年生笑道:“这玄门的道道,说起来便没有什么捷径可循,都是些幻化方术,若不能与道相契,终归不能体悟真髓,所以这高下之分,完全取决于人心之向道,归元之深浅。”说着将挡在船前的那些巨木用掌劲化去,三人又重坐在船头,饮茶谈笑,渐渐的随着滔滔的江水,直流而下......

    送别白发道人之后,李浩与乐心慈回到了伏羲宫中。几日来,一心钻研苏年生教与他的“阴寒诀”与“涉水神剑掌”,而后便与白慕容一起学琴,过的甚是平静。

    这天,李浩正在火麟殿中研习丹道,忽然觉得身后有人,回过头来,却见陵娲在一旁微笑而视。陵娲走到李浩面前,开口说道:“李浩哥,好几日不见你,这宫中又没有熟悉的人,我在这里呆的简直要闷死了。”

    李浩笑道:“这也是无奈的很,如今山下那些妖人实在是四处截杀我玄乙门人,此时出游,恐怕只是不甚妥当。等这场争战过去了,我一定带你下山好好游玩。”

    陵娲听他如此说了,不禁喜上眉梢,随即走到李浩的面前,看着他手中的丹书,好奇的问道:“李浩哥,你在这里看什么呢?”

    李浩神色凝重,对陵娲说道:“几日来我心中一直对诸多的丹道之术多有不解,过去在灵龟岛与清虚谷中,师傅与九曜师叔那里虽也不乏这些丹道的书籍,但毕竟比起这伏羲宫中,还是薄弱了些,我趁此多研习一些,或许日后御敌时,能用的上也说不定。”

    忽然听一个沉稳的声音说道:“师弟说的正是,这修学丹道之人,若不深研这丹法书籍,多半只是学到些皮毛罢了。”

    李浩转身向殿门看去,却见一身身着火红道袍,正向自己大步走来,正是那夏侯商的四弟子盛烈。李浩拱手对盛烈说道:“原来是四师兄到此,李浩给师兄施礼了。”

    盛烈摆了摆手说道:“师弟何必与我这样客气,只把我视作白师兄一样便可。可惜我不通音律,所修之术又不适合为师弟你有所助益,真是惭愧。”

    李浩答道:“师兄哪里话,不过说道修学,我一直好奇,何以师兄相貌堂堂的男子,整日着这一身大红的道袍却是为何?”

    盛烈哈哈笑道:“师弟不知,我伏羲宫内,这几大弟子修学道法剑术,除我大师兄陆星羽天性卓绝,自成一派外,皆是各有差别。我乃专修师尊教授真火法,所以整日穿这不伦不类的衣袍,便好似那判官一般古怪。呵呵。”

    却听又一个声音接踵而至,那人朗声说道:“非也,非也。古语云,有诸内,形于外。盛师弟这衣袍,正是表法之物,不然怎能将那九味真火修持到如今的境地呢。”

    李浩见是白慕容,身后跟着秦山,乐心慈等人,却不知他们齐聚这殿中所为何事,便一一与众师兄见过。秦山看玄乙门下弟子齐聚于此地,顿时开口大声说道:“今日是什么日子,怎么火麟殿里这般热闹!?”

    盛烈说道:“李浩师弟在此研学丹书。我前来为门下的弟子取些烧鼎的丹药,不知诸位师兄所为何事啊?”

    白慕容开口说道:“我们见那明王府与离天宗众,近日来没有找我玄乙门的麻烦,想是被我师叔的盖世神功吓住了,我与心慈商量,前来拜谒师尊,听听他老人家的意思。”

    盛烈说道:“原来如此。”李浩见白慕容腰中挂着一柄佩剑,剑柄剑鞘皆通体玄墨,鞘身印有一鸟雀图形,甚是古朴华丽。正要开口相问,却听白慕容说道:“难得我们几人同聚一处,不如到隔壁的殿所饮茶畅叙,如何?”

    盛烈忙吩咐殿中的童儿将客殿收拾一下,沏了壶龙井,陵娲见众人有事相商,便对李浩说道:“我回去等你,你在此与师兄们谈完,便去我那找我,我有事对你说。”李浩说道:“好吧,等我们散了,我便到你那里坐坐。”陵娲欢喜的去了。

    众人就坐后,白慕容开口说道:“连日来我们与那几大玄门诤战,虽说并没有伤及我门中的元气,但也是两败俱伤,照此下去,真不知何时才有宁日。”

    乐心慈接着说道:“多亏宋师弟,倾尽自己的身家财物,都用作为我玄乙门的日常供奉。天下的豪杰皆聚于此,宫中的开销一日盛过一日,若没有他的支持,真不知我伏羲宫还能支撑多久...”

    李浩沉吟了半晌,才开口向白慕容说道:“师兄怎么知道最近那些妖人没有寻我门中的麻烦呢。”白慕容正色道:“今日我与秦山到后山江中视察,那江中不见一艘那些玄门剑派的船只横阻。又到宫前的山下去,也是一切太平如初,没有见到行迹可疑之处,而我门中分舵连日也是平静如常,并没有受到敌袭,如此之事,甚是异常蹊跷。”

    李浩想到他身中的佩剑,便好奇的问道:“原来是这样,我说平日里不见师兄佩剑,如今是出宫视察,却携了这宝器出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