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

 热门推荐:
    “因为刚才我们发现,湖中的迷情水消失了,变成了普通的水,如果不趁现在去湖心小岛,要是明天湖水再变回来可就错失良机了。”贝贝解释道。

    “这你们就放心吧,到了明天湖水也一样不会变回来。”周博微微一笑,同时心中暗想:如今这迷情湖的湖水能不能再变回来,还不全看我的意愿。我让迷情幻带散发出迷情能量,它才可以变回来。我不让它散发,它就是想变也不可能呀。

    “哦?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可欣有些急不可待的道。

    “好了都坐下来吧,我慢慢说给你们听。”

    随后,四人围坐在一起,一边吃着干粮。周博便将在水底所发生的事简单的告诉了三人,但他并未全说。诡与他的对话他便没说,一是怕几人听了会不相信,解释起来麻烦,况且他也不知道答案,根本无法解释。二是,他感觉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一直聊到月如小勾,几人才各自休息。三个女孩将漂流船当床,以天为盖,月为灯。蜷缩在一起睡着了。

    周博看着三个熟睡中的美女,突然又想到了远方的温情:不知道你现在是否也在睡觉,为什么一起陪我共患难的不是你呢?为什么一定要为了一句承诺放弃我们的爱情呢?

    “唉”,暗叹一声,周博狠狠的甩了甩脑袋,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甩掉,不想让伤痕累累的心映照在明月之下。而后,走到一处不远的空地上。面对一颗五米远的石头闭上了眼睛,意识感知着脑海中那枚白色丹体。

    其实在与诡战斗之时,周博并不是没想到动用它,只是后来发生的一切让他没机会再用。这是他的最后杀手锏,同样也是最让他无法预料后果的招式。他对此中能量还完全不熟悉,更不能灵活运用,也不确定在现实中是否能真的用出来。更重要的一点是,他担心动用后会进入虚弱状态,连逃跑了力气都没有。如果真是如此,就算伤了诡,也实难活命。

    而此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熟悉此中神秘能量的运用之法。

    与白色丹体取得联系后,周博暗道一声“剑”,与此同时右手向前伸出,做出了握剑姿势。然而,但他睁开眼之时,看到的情况却使他很是苦笑不得。

    剑确实出现了,白剑如玉,泛着神秘光泽,既漂亮又透漏着锋利无坚不摧的强大。可是这也算是剑吗?周博心中安慰自己道,“应该算是吧,就是小了点。”

    他这句小了点,可不是一般的小。只见其手掌中一把三寸多长的漂亮小剑,验证着他的杰作。周博再次感知脑海中的白色丹体,已消失无踪。

    “看来是我估计错了呀,在天神泪中时,因为本身是精神体,大小并非自身比例。未感觉到那时的飞剑很小,也不知道自己拥有了多少这种神秘能量,本以为不少。没想到只有如此一点。不过还好,起码可以变成三寸飞刀使用。”

    想到这儿,周博也只好无奈的接受了这让人尴尬的事实。当即喊道:“散”。白色小剑随之散成了一团白色能量。紧跟着他又喊了一声“凝”,一把与贝老送他的三寸飞刀一模一样的白色小刀便出现了。

    周博将手掌中的小刀翻看了一会儿,很是满意点点头。“接下来让我试试你的威力吧。”

    抖手间,白色飞刀射出,只见空中好像手电筒闪亮了一下,一道白光穿过。紧跟着便是一声巨响,五米外近一米大的石头硬是被炸开,碎石乱飞,幸好周博反应快,及时趴下才未被伤到。如此大的动静将远处熟睡中的三个女孩也给惊醒了,纷纷跑过来询问是怎么回事。

    周博称自己在练功,懒得多做解释,便安慰她们回去继续睡。关于天神泪的事,他不想告诉任何人。

    “你也别太累了,早点歇息。”贝贝关心了一句也未多想。

    等三个女孩走后,周博才意念一动,收回那团白色神秘能量。同时,喃喃自语道:我那个乖乖,这威力也太变态了,远远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它不但击爆了石块还打入了地下近一米深,如此穿透力,如此速度绝对可称之为天下第一刀。我得为这把刀起个特殊的名字,嗯……出刀如白色闪电,那就叫白闪吧。

    不过这一刀出去,对周博的消耗不是一般的大。他本想将气力聚与双手以增加射刀力度,可当气到达手掌之时,近一半被白闪吸收掉了。如果周博用这种飞刀战斗的话,最多使用两次便会将六介顶峰的气消耗一空。其精神力也有所消耗,但并不是很大,未像在天神泪中那般消耗一空,可能当时因无气力支持完全靠精神力作动力才消耗大吧。

    消耗归消耗,其威力却绝对值得如此消耗。从此以后周博便又多了一个极强的杀手锏。至于神秘能量其他妙用,他未能再研究出来,只能等以后慢慢去发现了。

    其后,周博一边恢复气力,一边开始研究从天神泪中所得到的那本秘籍-土魂诀。

    原来这是一部土系异能修炼功法,需要有特殊灵魂的人才能修炼,平常人也不是不可以修炼,只是威力却大不如土系灵魂者。

    周博略微浏览了一下,便决定将此功法传给贝贝。贝贝帮了他太多太多,又对他如此用情,他一直想找机会报答一下,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悄悄将贝贝叫醒,两人再次来到了那片空地。然而,在周博将贝贝叫走之时,艾琪和可欣都未睡,两人对视一眼谁都没动,默默流出了失落的眼泪。

    “什么事呀?”被单独叫起来,贝贝也不知道算不算是约会,但心中还是很窃喜。

    “贝贝”

    “恩!周博。”贝贝突然钻进了他的怀里道。

    周博想将其推开,可是贝贝抱的很紧,便只好作罢。他微微吸了口气,镇定下道:“你对我的情谊,我心中明白。”

    “只是现在我还放不下温情这段感情,如果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接受你,是对你的不负责任,对你的不公平。同时我心中也会有愧疚和负罪感,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好好想清楚,好吗?”

    “好的。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只是很想抱抱你。你放心我不会强求什么,我愿意等,等你放下她接受我的时候。”贝贝有些不情愿的离开那无比留恋的怀抱后道。

    “谢谢你能理解。将来的事,谁也不能保证什么。没人敢和永远打保票,以前承诺过,可如今已无法再实现,现在我也不敢在给你承诺什么。但是,你的这份情,我周博记下了,不敢说一定不会辜负你,至少此生绝不会忘记。”周博说的这些都是真心话,他命以违天,说不定哪天便会死掉,因此不敢在向任何人承诺什么。

    然而,贝贝听了此话却无比的欢喜。“能在你心中留下不可抹灭的地位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贝贝的话,让周博心中感觉很不是滋味,有种愧疚和负罪感。囔囔道:“真不知道像你这么一个几乎接近于完美的女孩,怎么会喜欢上我这么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是优点的人。我上辈子到底基了多大的德,今生才修得如此福分?”

    “喜欢你是我的事,你管不着。好了,说你的正事吧。我可不相信你大半夜会叫我起来说这些。”贝贝小女人状道。

    “呃”被说中的周博有些尴尬的道,“是这样的,我在水底山洞中其实还得到了一本秘籍。叫你起来便是想将此秘籍传受给你。”

    “得了吧你,你哄谁呀。当时你可是只穿着一条短裤上来的,有秘籍我们会看不到?难道你把它藏在那里了?”贝贝指着周博的下体,有些不敢相信又很想笑的道。发生了几次裸体事件后,这丫头在周博面前说起话来已经没有任何顾虑,完全放的开。

    “别打岔儿,是真的。”

    “哈哈……,你还真藏那儿了呀!”贝贝忍不住大笑道。

    笑的周博又尴尬又无奈,“不是,你小丫头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那本秘籍不是我们所常见的书或卷轴等实物,而是一股信息流。坐下,我传给你,你就知道了。”

    “哦,那你打算怎么传给我呀?”

    “像昨天你带我领悟大地那样,应该便可以传给你了。”周博也未尝试过将自己大脑中的东西复制给别人,因此语气并不是很肯定。

    两人面对面盘膝坐好,双手相牵,各自闭上了眼睛。敞开心扉通过手搭建的桥梁,将心神交融在了一起。这一次由于两人刚才的对话,将感情方面的事都已经说明,再没什么介怀,又互相彼此信任完全为对方打开心门。让他们的心神有如合为一体一般,不分你我。周博感觉到了贝贝无比深情的爱意。贝贝感受到了周博被情所伤难以愈合的痛苦。

    贝贝到没什么,只是为周博心中的伤感到叹息。而后者却是心中一惊,没想到会出现此种情况,赶紧将关于天神泪和诡的事隐藏在了内心深处,把土魂诀调了出来,以吸引贝贝的注意力。

    当土魂诀出现时还真将贝贝的注意力吸引住了,只见她直直的盯着土魂诀,越看越着迷,并快速将其复制进了自己的心神之中。

    “看完了嘛?”周博心神一动问道。

    “恩,好了,全都记下了。”贝贝话很平淡却难以掩饰心中的兴奋。

    “那我们先回归各自身体再说吧,如果外边出现意外这样会很危险的。”周博是怕时间长了,贝贝会发现不该知道的东西。

    “那好吧。”贝贝很是不情愿,她很想看看周博心中到底喜不喜欢她。但又害怕知道。但刚才才答应了对方不强求,无奈,只好作罢。

    然而,无论周博喜不喜欢,经历了这次心灵的交融之后,他们彼此在对方心中都留下了不可抹灭的影子,根深蒂固。比知心还要知心,甚至有了心心相印的感觉,只是两人都还未发现。

    各自收回手,贝贝并未急于睁开眼睛,当即便开始参悟土魂诀。周博也不打扰,在一旁为其护法。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贝贝才将土魂诀基本了解清楚。了解了一切的她,心中兴奋无言以表。睁开那双大眼睛时,脸上笑容绽开,甚是美丽。激动的抱住周博就想献上一吻,却又在中途停了下来。歉意道:“对不起,我太高兴了,所以……”

    “哦,没什么。那土魂诀是不是很适合你?”周博心情很复杂,在贝贝扑上来的那一刻,他居然也有想吻对方的冲动。

    “难道我喜欢上她了?”周博暗问自己。

    “很适合,非常适合。本来我还想让爷爷去黑界给我想办法弄一本土系异能运用之法呢,现在完全不用了。这部土魂诀比任何异能运用之法都高深的多,它已经超出了异能的范畴,虽然我不知道到底算什么,但如果修炼成功后绝对比异能强大,应该和传说中的魔法差不多吧。”贝贝兴奋的道。

    “哦,是吗。”周博并未感到惊讶,与诡谈过话后,他的心思早便已不放在什么九介气修者境界了。而是那神秘的修极者,诡所说的星级境界。

    “恩,尤其是其中的特技‘画地为牢’,更是妙用无穷,强大异常。”贝贝越说心中对这部秘籍越是喜欢。

    “看来我也有必要修炼一下才行。”周博嘴上虽如此说,但其心思却并未放在此事上。而是在暗自大肆猜测,“雨石他难道是什么大神转世?天神泪便是他前生的法宝。否则怎么会有如此的高深功法在其中。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他便不可能轻易死掉。只是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是否也将老爸老妈救了下来?”

    “虽然这部秘籍要求土系异能者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但并不代表其他人便不可以修炼,只是威力要小很多。不过,画地为牢这一招,你是练不成的,必须土系异能者才行。”贝贝边回想着土魂诀中的介绍边道。

    “这个我知道,画地为牢乃是土系异能特技,当然不可能轻易模仿。其实我只是想学那招‘缩地成寸’。”

    贝贝略微思考了一下道:“哦,这一招呀,我刚才看过。是提升速度的方法,对于属性的要求不大,主要是看个人境界领悟,我想以你混‘圆结地境的境界,学它应该不成问题。”

    “希望如你所说吧,如果真学会了这一招,无论是对于近身战身法还是逃跑速度都会有很大的提升,将会是不小的助力。”

    “哼,就知道逃跑,只想着逃跑的人是懦夫。”贝贝突然冷哼一声,不高兴的道。

    周博呵呵一笑道:“明知不可为还为之送死的是傻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有留的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