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驱魔师陈严

 热门推荐:
    农历七月十五鬼节。

    江南市区。

    一个年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慢慢醒来,黑暗中铃声响起了一种微弱且不熟悉的响声。他伸手打开床头灯,这是一间装修低调且奢华的酒店房间,雪白的被单上绣着王朝宾馆的logo。

    年轻人拿起电话:“喂…”

    “陈严先生吗?”一个不熟悉的男人声音问道:“希望没打扰到您!”

    他睡眼惺忪的看了看床边的钟,凌晨十二点三十二分。他刚睡过去不过一个多小时。

    “我是酒店的前台,先生,打扰您了,很抱歉,但是有位客人要见您,他非常坚持的说事情非常紧急。”电话那边的酒店服务员说道。

    陈严还是有点迷糊。客人?自己也是一个多小时前才到的江南市,那来的客人?

    “对不起,我在这里没有朋友要见,而且……”陈严说。

    “可是,先生,”服务员打断了他,压低了声音,急迫的耳语道:“这位客人是一位重要人物。”

    毫无疑问,最近的那些关于他可以解决一些常人无法解决的事情使他一下成了名人。去年他解决了一栋闹鬼古宅的厉鬼后,此后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不断的找上门,打那以后,自认为遇到了鬼的老百姓或者名人富翁们便似乎源源不断的涌向他家门口。

    陈严尽量的保持着礼貌的口气:“麻烦你记下他的联系方法,告诉他,我会找我空下来的时候联系他。谢谢!!”服务员还没来得及回话,他便挂上了电话。

    最让他痛苦的是随着人们的口口相传,把他的能力吹的天乱坠,越来越多的所谓驱魔师把他设为挑战对象。

    陈严从软绵绵的床上坐了起来,他转过头疲惫的凝视着对面的大镜子。回望他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大概一米八五,手脚修长,就像一匹驰骋的骏马一样健壮。他的五官也非常的清秀,唇红齿白,剑眉朗目,尤其是两道浓眉一直长过眼角,后背上一道十几厘米长还没痊愈的伤疤。

    着道伤疤是上个月在香港一栋刚刚落成投入使用的办公楼里留下的,那天的场景直到现在都让他心有余悸。

    一个月前,香港九龙,一间刚刚装修好的办公室内,夜已经很深了,几个女白领还在里面加班。

    “虽然是新楼,而且也都是刚刚装修的,但是总感觉怪怪的,一到晚上就感觉特别阴森。”一个短发女白领一边开始收拾东西一边说道。

    “你就不要疑神疑鬼了!快点收拾好回家吧,要不最后一班小巴都没了。”他边上的长发女白领笑着说道。

    “好了好了,我去洗个手马上走,你等我。”短发女白领笑着一路小跑进了洗手间。

    一到洗手间里,女孩一水龙头,只听水龙头里发出咕噜的一声,冒出了一个水泡后却不见水流出来。

    “咦?”

    女孩正奇怪,忽然水龙头哗啦一下冲出一股水流,一股带着刺鼻的血腥味的红色液体。

    “啊……血……血冒出来了……”女孩一阵尖叫。

    几天后,写字楼,老板办公室。

    一身新式唐装打扮的陈严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道士?你找道士来做什么?”肥头大脑的长着一张比德云社的岳云鹏还要大的大屁股脸的老头对着他面前低头哈腰的秘书吼道。

    “老板,那个女白领的病实在太奇怪了,这可是国内最有名的驱魔人,他处理过很多这种怪事,我好不容易才把他给请过来的,就让他试试吧!”秘书据理力争着。

    “妈的!不就是神棍吗,还不就是邪灵附体那一套,还不就是为了钱!”老板没好气的看着坐在沙发上气定神闲的陈严说道。

    “很多东西是你们普通人看不见的但是确实存在的,你小子在这里嘟嘟囔囔是决绝不了事情的,还是先让我看看你说的那个女孩子,带路吧!”陈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说道。

    “是!”秘书带头往外面走,而老板依然是一脸不削的看着陈严跟着走了出去。

    秘书开着车把陈严和老板带到了九龙伊丽莎白医院,进了一间单人病房内。

    只见被血水冲到的短发女孩正躺在病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只把脑袋露在外面,从他的脸色看起来和普通睡过去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你看看!”秘书一把掀开盖在女孩身上的被子说道:“已经请了好多的医生都看不出是什么毛病。”

    只见床上的女孩子的身体像是在水里浸泡时间过长而浮肿起来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更奇怪的是,她皮肤上还长着密麻麻指甲盖那么大的肉疙瘩,而这些肉疙瘩上隐隐约约能看出一副扭曲的人脸。

    秘书看着床上的女孩接着说道:“自从他在洗手间里接触了水龙头里流出来的血水后,就一直高烧不断。”

    “是怨血,普通人如果被这些充满了咒怨的血淋到,就会发生奇病,而从她现在的的情况上看来,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怨血。”陈严观察了一下病床上的女孩子说道。

    “一派胡言!!”老板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那就让你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也好让你着钱花的心服口服。”陈严把床单撕下四条布条分别把女孩的手脚绑好固定在床上。

    接着走到了窗户边,一把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顿时照射到病床上,被阳光照射到的那些肉疙瘩居然在皮肤下一阵的蠕动,而肉疙瘩上的人脸的表情越加的痛苦扭曲起来。

    陈严一脚跨上了病床,双脚踩在床沿的两边后单脚跪下嘴贴在女孩的耳朵边上用他低沉又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是陈严,驱魔师陈严,是你自己走还是我送你走?”

    陈严说完,只见女孩的脸上瞬间变的惨白,瞳孔上翻只剩下眼白,嘴唇变得紫黑色,嘴巴夸张的向后裂开,喉咙里发出如同愤怒的野兽般低吼声,上半身不断的向上抬起,可是他的手脚被绑在床上住,根本无法动弹,于是他的身体和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三角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