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沦陷

 热门推荐:
    禹桐的话让少女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并且没有否认。

    “你怎么知道?”

    “哼,”禹桐一声轻笑,“我们伦纳德家族是军人世家,又处于远离政治中心的帝国边境,能和我们有关的所谓重要情报,无非就是战争之类的,而现在境外的异民族基本被打残,这一带又没有什么特别厉害的危险种,叛军的部队也在帝国的另一边,既然没有了外患,那就只剩内忧了。”

    喝了口果汁,继续道:“我们伦纳德家族在政治上一直处于中立状态,又差不多能够称得上功高盖主,考虑到现在帝都的情况和大臣的作风……那么你说的重要情报也就呼之欲出了。”

    “这些不可能是你刚刚想到的吧,还是说……你早就猜到了?”

    听了少女的疑问,禹桐沉默了一下,这又是这一世的记忆在作怪了,他本人是无所谓的,当初看动漫的时候就对帝国的黑暗有了极深的了解,自然对帝国也没有任何好感,但这一世,他是一名军人,十六岁竟然铸成了军魂。

    很快平静下来,淡淡的开口道:“原本我以为,大臣会拉拢或者收买我们的,看来,我们的存在让大臣很不安心啊。”

    “帝都已经繁荣了千年,可是在光彩的外表之下,它的实质已经变成了腐朽的人间地狱。无数戴着人皮面具的禽兽肆意妄为,仿佛正义已经荡然无存,”少女的声音有些低沉,“既然你能想到这些,那就应该知道你们的下场吧。”

    沉默了十几秒,看禹桐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少女无奈再次开口。

    “都到家族存亡的时候了,你不会还想着未帝国献身吧,这可是迫害,你就心甘情愿看着……”

    “我不迂腐,”不耐的打断了少女的话,“想说什么你就直说吧。”

    其实他已经猜到少女想说什么了。

    “与其坐着等死,不如加入革命军吧。”

    禹桐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女,“还说你不是叛军。”

    “是革命军!”

    “都差不多,”含笑的眼睛不经意间看向城外,禹桐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

    由于角度关系,少女并没有发现少年的神色变化。

    “那你到底加不加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大臣已经准备对你们动手了,而且时间决不会太久,甚至今天都有可能。”

    “你说的对。”

    “什么?”少年低沉的话语让少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呼~”禹桐深呼一口气,面色微微发冷,“加不加入革命军以后再说,如果你再不走的话可能就走不了了。”

    “嗯?”少女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大臣动手了?”

    “还没,不过快了,城外已经有‘异民族’的部队出现了,数量很多。”

    他“异民族”三个字咬的很重,少女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砰~

    一声轻响从身边传来,当禹桐转过身时,少女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只纯白的小猫站在桌子上。

    “那么我就先走了,祝你好运。”白猫说着跳到窗台上,然后留下一句话就消失了,不过这一句话却让禹桐脸色巨变。

    “对了,你们的那个管家应该是大臣的人。”

    砰!

    一脚踹开单间的大门,禹桐快步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他的脸彻底冷了下来。

    如果管家是大臣的人,那他之前让全军戒备的命令根本不会传到战士们的耳中,不,传递一条错误的信息也有可能,之前发现军营里已经没人了,那么军队被调走也是有可能的。

    哐!

    一脚踹开卧室的门,拿起床边的长剑快步向着厅堂走去,如果没猜错的话,管家现在应该和父亲在一起,父亲对管家毫无防备这禹桐是知道的,如果情报正确,那么父亲……

    轰轰!

    “啊~~!”

    剧烈的爆炸声混合着尖叫连续响起,会场立马变得混乱起来,外围的建筑开始倒塌。在这些政客的心里,逃命是唯一的想法,殊不知他们已经成了大臣的牺牲品,禹桐可不相信大臣会放过这些人,只杀伦纳德家族的人,就太可疑了。

    “异族打进来了,快跑啊!”

    不知谁喊了一句,会场立刻变得更加混乱,周围的人流全都行色匆匆,见了禹桐都来不及行礼。

    杂乱的声音和惊恐的氛围对禹桐的心境没有任何影响,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慌。

    遇墙翻墙,遇门拆门,几乎一条直线的到达了会场中心,这里的人群更加混乱,各种抱着包裹的仆人与来客如苍蝇般四处逃窜。这种时候还顾得上收拾东西,禹桐无奈的摇了摇头,随手拉过一个仆人。

    “家主呢?”

    “我、我、我不知道,之、之前好像在内殿……”

    放开满脸惊恐的仆人,迅速向着大殿走去,由于以往的威严,并没有人敢往他身上撞,这让禹桐少了很多困扰。

    大殿的格局,是前后式的,前方是一个大厅堂,用于举行宴会和军官授勋,往后是一个小院,也就是所谓的内殿,这里有许多单独的房间,用来给帝都来的贵客留宿,尽管很少有人会住下,但环境也布置的非常优美,父亲在这里也有一套居所。

    进入内殿人影就消失了,这里本来人就不多。

    认准了一间屋子,快步冲了进入,就看到父亲安然的躺在沙发上,没有伤痕,没有焦虑,也没有了呼吸。地上倒着一个小酒杯。

    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走了出去,没有丝毫的犹豫。

    伦纳德家族已经完了,如果父亲活着和军队汇合,凭借他的威望和经验说不定还能反抗一二,但禹桐深知自己没这个能力,十六岁的他根本没有足以应付各种情况的经验,能打,不代表能指挥。

    现在父亲已死,军队群龙无首,溃败也只是时间问题,现在要做的,就是自己逃命,大臣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此时禹桐的内心无比冷静,愤怒的同时又有些庆幸。对禹桐·伦纳德而言,家族的毁灭无疑是一次剧烈的打击,但对禹桐而言,这反而是一种解脱,毕竟有家人就有了许多束缚。

    出了大殿,就看到了更加混乱的院子,此时这里除了逃跑的人,还多了大量的危险种。

    见到禹桐出来,一只巨大的虎形危险种向他去了过来。

    这种连危险都感觉不到的危险种几乎弱的掉渣,几只强大点的危险种在禹桐出现的时候都已经躲得远远的了。

    拔剑、躲闪、出剑、收剑,一气呵成。

    当这只危险种落到地上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无头尸体。

    无视了周围虎视眈眈的危险种,禹桐的目光瞄准了一只体型较高的犀牛。

    动若雷霆,几乎一眨眼的时间,就冲到了这头危险种的面前,接着跳起,左脚重重的踩到犀牛头上,骨骼破碎的声音立刻响起,借着反冲的力道,少年修长的身影直直的飞向二楼,右脚再次重踏二楼地面,续上第一次的力道,接着第三层、四层,四次借力后,禹桐终于踏上了房顶。

    以伦纳德府邸为中心,城中三面飘飞着战火,危险种、改造人,以及疑是大臣部队的异民族军队在城中肆虐,这座坚守了千百年的城池彻底沦陷,而唯一没有被战火波及的方向是……帝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