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政

张维迎呼吁摒弃功利主义:否则建不起市场经济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04 15:20

  新浪财经讯 由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与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第二届外滩国际金融峰会”于7月4日在上海半岛酒店举办。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首席经济学家张维迎出席并演讲。

  张维迎在演讲中呼吁,中国社会应该从从功利主义向权利主义转型。

  张维迎称,判断某一政策的正当性不能仅仅看它是不是有利于经济发展,是不是有利于提高效率来衡量。人类有一些基本的价值,应该优先于任何功利主义的考量,我们不可以以任何的理由,无论是GDP的增长还是为了稳定,去剥夺它。

  张维迎呼吁给民营经济更宽松的环境,其称,不能只从有利于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理解民营企业的价值,如果这样来理解的话,我们随时都会否定民营企业,甚至把民营企业收归国有,因为这个时候觉得它不利于经济发展了。

  国家应该认识到自由创业,自由创新、自由交易就是民营企业的基本特征,它是人类的基本权利,包括从事金融行业都是人类的基本权利,不可以任何其他的理由轻易地剥夺它。

  张维迎告诫称,功利主义的考量是不可能建立起真正的市场经济。市场不仅仅是为了GDP增长的工具,市场是人类实现自我价值追求卓越的一种途径。而只尊重了人的基本权利,市场经济自然就会到来。反之,如果体制不能够尊重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再多的改革措施都不可能建立起来真正的市场经济制度。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张维迎:我谈的问题与前面的有些距离,那就是改革的转型,从功利到权利。

  到目前为止,我们中国的改革可以说是功利主义的改革,功利主义改革的基本哲学是经济发展是是社会最大的善,GDP增加是最大的善,衡量一切政策的标准就是是否有利于经济发展与GDP的增长,凡是有利于GDP增长的就是好的,不利于GDP增长的就是不好的,为了GDP的增长,我们可以不考虑人的基本权利和尊严。

  功利主义不是中国人的发明,2000多年前英国哲学家创造了功利主义,经过了经济学家的推广就变成了整个经济学基本哲学基础。功利主义的基本特征就是用目标的正当性来证明手段的正当性。他评价任何事情的标准都是后果主义的。也就是说只要我的目标是对的,我可以不择手段。而功利主义也是拥护市场经济的,只有当市场有利于效率,有利于所谓社会福利最大化的时候,它才是拥护,如果一旦市场认为不利于效率,想要垄断外部性和信息不对称,它就强调应该用政府干预的方式。

  功利主义对私有产权和自由的支持也是工具性的,其实我们人类,我们做什么样的事情是正当,不正当。仅仅靠功利主义可能是不行的,有另外一种标准我称它为权利主义的标准。权利主义是说作为一个人,我们有一些基本的权利,这些基本的权利,是不可以以任何的理由剥夺的。

  权利主义对于市场的捍卫是基于人的道德权利,人的自由本性和尊严而不是效率,至少不仅仅是效率。权利主义也有很长的历史传统,从古希腊的自然理论发展而来,两百年前康德自由理论也是一种权利主义理论,近代罗尔斯的自由平等理论,诺齐克的自我所有权理论,Rotbard自然权利理论和哈耶克自由演化主义,都可以归为权利主义的标准,尽管它们之间也有很大的分歧。

  让我们举例来看,我们所做的事情,好比说我们讲一切都为了增长和稳定压倒一切,其实都是典型的功利主义的标准。评价一下政策就是看有没有效率,是不是利于社会稳定。举例而言,我们为了经济增长,就要搞大规模的建设,修路、盖房子、建商场所以就会有拆迁,这个拆迁就是正当的,直接拆迁造成了很多人的不幸,甚至我们可以用野蛮的手段来拆迁,美其名为国家经济发展。但我们的目的是对的,为了国家的经济发展。但我们想一下,你能以目的来证明我们在拆迁当中的所做所为是正当的吗?

  另外为了稳定,我们可以不顾法制的基本原则和人的基本的权利,甚至有人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杀他,天下就会大乱。我们认为这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正当理由吗?

  再想一下我们讲的正义,功利主义讲的是利害,刚刚讲到的评价标准是“社会福利”。而权利主义是讲的“是非”它不是利害。它讲的正义,权利主义讲的正义就是尊重每个人的基本权利。我们再以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一点,好比说计划生育,我们计划生育的目的是为了控制人口。听起来,我想是很正当的,因为人口太多的话,我们资源有限,我们没有办法,过一个好的生活。但我们想一下,那么否定人的基本的生育的权利,这是不是符合基本的正义?所以从这个意义来说,应该说功利主义和自由是不相容的。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