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中国作家追忆渡边淳一:写出人的本性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04 15:39

中国作家追忆渡边淳一:写出人的本性

 
 

中国作家追忆渡边淳一:写出人的本性

 
 

  当渡边淳一还是医生时,他站在手术台前面对病人的离去总会感到恐惧。“死亡让人多么悲伤啊”渡边淳一曾如此说,而这位弃医从文,总在小说中寻找坦然面对死亡的作者,如今也走完了他80岁的生命旅程。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江楠 刘玮

  ■ 人物特写

  青年时弃医从文

  1933年,渡边淳一出生于日本北海道。初中时他已显示出对文学的喜爱,但最终选择医学专业。1958年渡边淳一从札幌医科大学毕业,留任母校的整形外科部,并在当地一家医院行医。期间他已开始小说创作。1965年渡边淳一获得了第一个文学上的奖励,他的心理分析小说《死化妆》获得新潮同人杂志奖。在文学上逐步获得成功的同时,渡边淳一却开始怀疑自己所从事的医学事业。35岁那年,他所在大学的附属医院进行日本第一例心脏移植手术,但他却怀疑被摘除心脏的患者并没有真正脑死亡,这让他觉得无法继续进行医学工作,于是搬到东京专事文学创作。

  关于医学与文学,渡边淳一并不觉得两者全然不同,“医学是一种从肉体上对人进行探求的科学,他更多的是从理论上去探求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构。但是,人是很难在理论上完全能够解决一些东西,有一些理论上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只能把它转到情面或者精神上,那可能就是文学或者小说。”

  死亡是创作母题

  1970年,渡边淳一凭借《光和影》获得直木奖。《光和影》描述了两位军人因主治医生给予的不同治疗方案而获得的不同命运。生与死的尊严也成了渡边淳一小说一贯的主题。

  渡边淳一在早年即经历过死亡的冲击。1950年,他的初恋女友加清纯子自杀,让他深切地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死亡的不可抗拒。

  如何坦然面对死亡以及怎样精心安排死亡的方式,成了渡边淳一小说的重要母题。一种对死亡的唯美化追求在其1996年出版的《失乐园》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小说描写了一对中年男女的婚外情,最后两人服毒殉情。小说一经出版便在日本引起极大轰动,而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也引起很大反响。

  电影《失乐园》在美国上映后,很多观众对于主人公为何会终结自己的生命表示不理解。对此,渡边淳一解释,因为死亡是爱的永恒主题,在《失乐园》中,他希望爱能够冲破一切,男女主人公的双双殉情,是一种巅峰的爱,死亡是肉体的消失,精神上的爱却达到了极致。渡边淳一曾说:“我在医院看到的死并不浪漫,从死的那刻起,人的肉体就开始腐化,一切变得荡然无存。正因为生命的终点如此残忍,所以,有生之年,人们才会积聚所有能量,不顾一切,疯狂去爱。”

  五六十岁女性读者多

  1999年我在北海道大学做学术访问,听过他的讲座,内容是关于他小说中的女性主人公,因为我是文学研究者,碰到作者就很愿意看看这个作者的读者都是什么样的人,我一看都是年龄大的女性,五六十岁的女性特别多,年轻的女性不是很多,男性相对就更少了。

  他的作品还是我介绍到中国的。当时渡边的朋友找到我,希望我来翻译,但我不太愿意做这个事,因为是通俗小说,就找到竺家荣老师。后来就出版了,结果这个书商特别坏,没给渡边版税。

  《失乐园》之后他作品越出越多,就很红了。文化艺术出版社出了他一套书,他提出要来中国,要到社科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就找到我,但我觉得他是通俗作家,我们都是请日本重点作家、学者来访问,后来就让他以《外国文学动态》的名义来办个座谈会。当时请了很好的学者,像叶渭渠先生,叶先生想给他拔拔高,就说日本文学从《源氏物语》就有写女性的传统,渡边先生应该归到这一个传统加以考察。但渡边淳一当时回应,我从来不看《源氏物语》,我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口述:许金龙(日本文学研究者)

  我与渡边淳一

  在日本,死亡是归宿

  2010年新浪的访谈当时是把渡边淳一归在爱情小说作家中,他作为日本情感小说家,我作为中国情感小说家,中日两国作家对谈情感、爱情小说。渡边淳一留给我的印象很健谈,是一个很有气质的老人。

  我看过他的《失乐园》,也是粗读,他的作品中的视野、角度也给了我不少启迪。但其中也有一些我不太理解的地方,两个人相爱到最后自杀。我记得在那次访谈中,新浪曾经问过一个问题,两位都是爱情作家,为什么喜欢写爱情悲剧结局?主人公不是死亡就是爱情的幻灭?他当时很坚定并激烈地回答,他的作品不是悲剧,在日本,死亡并不意味着悲剧而是归宿。他认为自己的作品是正剧。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