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

靳尚谊:厚德精微 以致广大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05-04 15:37

靳尚谊:厚德精微 以致广大

 
 

  谁是靳尚谊?

  1934年生,1948年从北平私立九三中学考入北平国立艺专,毕业于中央美院“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后留校任教,历任系主任、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多年来专攻肖像画,为中国新古典主义油画的奠基人,代表作有《塔吉克新娘》、《青年歌手》等。现为中国美协名誉主席、大都美术馆馆长。

  讲述人:靳军 靳尚谊之子。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学系,做过IT工程师、私企老板等,后赴美学习多媒体艺术,归国后就职于央美新组建的设计学院,现为教授、策展人。

  大老实人干文艺

  老靳家在河南焦作算得上书香门第。父亲在老家读完小学,就来到北平读中学。虽然从小就喜欢临摹个连环画啥的,但父亲的志向其实一直在“科学救国”上。当时社会上有句俗话:“男学工,女学医,调皮捣蛋学体育,花花公子干文艺”——所以,从小父亲就没让我学美术,1984年夏,清华的通知书寄到我家,他还戏言这是圆了他的梦,这是后话。

  其实,我爹是位从不做梦的老实人,走上这条路也是养家糊口的踏实之举。他14岁时我爷爷去世、家道中落,他中学的美术老师就是艺专毕业生,给他指了条路:比起别的大学,艺专初中毕业即可投考,出师早,而且毕业肯定有工作,最重要的,不要学费还有补助。放榜时,这位没受过专业训练的少年,以最后一名被录取。

  既然基础比同学差,就必须奋起直追,父亲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本科毕业留校读研已经说明问题,能入选“马训班”更是佼佼者。不过毕业作品《登上慕士塔格峰》,严师董希文只留下一句“气不贯”。打那后,他特别注意学习旧艺专时代先生们的中西结合,从中国画的气韵中汲取灵感。文革后再开美展,父亲的作品让人一惊:“靳尚谊的画是棒子面粥啊!”怎么讲?题材土,但精神食粮足;材料看着不起眼,但质地坚硬、必须吃功夫才能熬透,且越品越香。

  实事求是地说,在那个年代,他和我母亲、雕塑家杨淑卿还算幸运,因为还有创作的资格。虽然他们内心并不喜欢颂圣式的创作,但因为珍惜资格而没日没夜地钻研。而且“君子慎独”:我小时候是奶奶带大,偶尔回到父母身边,他俩那间教工宿舍,就是被停职的叔叔阿姨们上集体课的地方。几年前我母亲追悼会上,一位阿姨特别动情地回忆:如果不是他俩慷慨相助,多少人的专业就彻底废了,没有改革开放后的集体高峰了。

  我父母结婚是在“反右”那年,据那位阿姨说:“上学时你妈是我们校花,每周一全校晨会,都是她穿着翅膀一样的背带裙,头上系着蝴蝶结,负责把国旗升上去。那会儿比你爸条件好的男生太多了,你妈就看中他人好、厚道。”父亲也做到了“不负卿”:母亲生命中的最后几年,父亲已是身兼数职的领导人,很多名利双收的邀请,他也不多矫情,只说“家里有病人”就毅然推掉。

  想起来父亲的确是个什么事都不往前冲的人,包括入党,都是年过半百、当了校长后的事了。他的幸运无疑和性格有关。很多工作为什么找他?即便不是业务最好的,但只有他什么都不掺和;知识分子大多都有点架子,他跟工友都称兄道弟。时代恢复正常,父亲被先后委任为系主任、副院长、院长,“我连班长都没当过!”“别人谁来都有人会闹的,你不会。”

  画家、杂家、思想家

  但千万别以为老头儿只是个老好人,他是有锋芒的。翻看他的年表,尚未解冻的1977年,他最重要的作品,是《烈士张志新素描》。后来他当了全国政协常委,每次开会都有让人挺下不来台的提案。“要不我干吗来呢?这儿可不是让我来画画的。”

  大艺术家都有点癖好,父亲则烟酒不沾,多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现在雷打不动每周保证三天画画、每天保证八小时。唯一的癖好,就是从留洋老先生和苏联专家那儿学的喝咖啡。最近他正钻研最新的咖啡机,但为了身体,每天只喝两杯了。其余的只能说是爱好级别了,但正是这些爱好让他创作的空间更为自由宽广。

  老头儿一辈子喜欢看书,我小时候西方名著他都可以脱口给我讲里面的故事。市面上什么书畅销,问他肯定知道,他还会从中挑他认为值得看的——十年前他七十大寿,有小朋友来拜寿:“《江泽民传》,那么厚的书只剩下几页了,老人家够可以的……哟,您怎么还看这个啊!”案头上赫然还有本《上海宝贝》。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